1. 首页
  2. 新闻速递

大连女孩17年杳无音信……有消息从国外传来

新闻回放:

大连市旅顺口区长城街道曹家地村曹茜2000年到德国留学,父母东挪西凑地拿出首期费用7万元,可是,2003年曹茜便失去音讯,17年来一直未与父母联系。6月9日,本报《 “独生女儿留学德国17年杳无音信”》刊发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报道刊发后,多位热心网友在半岛晨报官微上留言,为寻找曹茜出主意想办法,更有身在德国的辽宁同乡会的老乡纷纷帮助寻找曹茜的下落,德国当地最大的华文报纸,正在组织编辑本报刊发的稿件,一同寻找曹茜的下落。

6月9日下午,本报记者再次来到曹茜父母的家,老人得知热心读者和网友在全力帮其寻找女儿时,曹茜母亲泪流满面,拉住记者的手,向记者进一步透露了当年孩子与家里发生的一些隐情。

多方关注

曹茜初中同学联系本报记者

当年曹茜初中同班同学、旅顺60中学的一位刘先生告诉记者,曹茜当年学习特别好,在班级里都是前三名,在学校里也是非常好的学生。刘先生说,曹茜性格比较清高,很少主动与同学联系,经常独来独往,不过老师们非常喜欢她。

刘先生称,自从考上辽师后,他再没有与曹茜联系过,对于她17年没有与父母联系,刘先生感觉或许是曹茜遇到什么困境了,或者与父母有什么争执。刘先生表达:不管与父母有什么争执,也不应该不与父母联系了。还有一位赵姓女子称自己是曹茜的初中同学,尽管初中毕业后一直没联系过她,但当时曹茜是班级上学习尖子生,同学们非常崇拜她。这位赵姓同学说,希望曹茜平安无事,早日与父母联系。

大连女孩17年杳无音信……有消息从国外传来

留德大连人已开始寻人行动

6月9日22时30分至23时许,

本报记者半小时陆续接到

3个来自德国的国际长途电话,

三个电话都是在为寻找曹茜而打来。

“看到大连朋友发来的半岛晨报报道,关于留学生曹茜这么多年没有消息,我们要帮忙找一找。”

电话那端,身在德国法兰克福的这位女士称自己是德国辽宁同乡会的一员,老家也是大连,在德国生活了20年,可以发动在德国的同乡帮忙找一找。她告诉记者,大连人在德国的人不多,不过,大家经常会联系。为了寻找曹茜,她在德国同乡群里已将本报的相关报道推送,希望大家留意,并通过有限渠道尝试联系大使馆,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我想帮着家乡的媒体寻找曹茜,确定一下她今年多大了?”

一位生活在德国9年的小伙子,称在大连第四中学就读,上中学时一直是本报的忠实读者,“我是读着半岛晨报考上大学的,我家住孙家沟,对半岛晨报有种特别亲近的情感。”他告诉记者,德国好多华人都在议论曹茜的事,大家都在积极想办法。当记者告诉他曹茜是1979年出生,今年41岁时,他表示如果还在德国应该结婚生子了,也会知道当了父母不容易,更能体会到自己父母的心情了。他表示,会在华人各种社群里发布寻人通告,尽自己所能为家乡人做点事。

疑点探寻

“消失的女儿”在德任教?

目前仍旧在旅顺曹家地村生活的、曹茜初中同学马先生致电记者称:知道这么多年她一直没与家里联系,两位老人非常可怜,10年前,他们班级几个同学每年都到老人家看看,每次去曹茜的父母都哭得不停。马先生表示,这些年大家也慢慢没有再去,也一直没有得到曹茜的消息。

据网友给本报官方微信留言称:

“一位身在德国的知情人透露,曹茜博士毕业后,改名换姓在慕尼黑大学人文学院任终身教授,因为与家人当年矛盾太深,不想再与家人联系了。这位知情人自称是曹茜在汉堡大学时的同学,目前在德国工作。”

本报记者已经将此种说法转达给近日关注此事的留德热心人士,寻求进一步查证。一位热心人士表示:“如果这个情况属实,不管结果如何,这样一个消息对两位老人是些许的安慰,因为老人们至少知道了自己的女儿只是失联,并不是他们预想的最坏的那种结果。”

父母:“是为了当年那件事?”

6月9日,

记者带着报道刊发后的相关消息

再次来到旅顺曹家地村,

将这些线索信息转达给两位老人。

9日下午15时,曹茜母亲刘玉红坐在不到6平的出租屋内,刚刚睡醒午觉,对记者再次到访非常热情,没等记者说话,她便主动拿出报纸,“我都看到了,真得感谢你了。我家里订了《半岛晨报》,早晨老伴看到时,还以为是别人家的事呢,看了一会才知道是写我们孩子。”曹茜父亲去樱桃园收拾果树去了,刘玉红拉着记者的手笑着说,报纸发表了,大家都能帮我们找了,这回我们可有盼头了。

大连女孩17年杳无音信……有消息从国外传来

记者告诉曹茜母亲,

德国的热心人士称2015年见过曹茜,

您女儿还在德国。

“我女儿还在?什么时候见过的?这个是真的?”

老人连续发问,

一副吃惊的表情,

全然不似刚才亲切放松的状态。

“6年前,2015年,她还在?”

记者进一步询问17年前曹茜最后一次和家里联系,到底发生了什么?老人脸色顿时迷茫继而陷入沉思中。老人说,2003年初曹茜从家要了两次钱,加一起大概3.3万元,大概年底时又往家打了一次电话,就是在这次电话中父亲责骂了她,因为快10个月没和家人联系,曹茜父亲一接到电话便说:“我以为你死了呢,这么长时间不给家打电话了。”难道是因为这个电话深深伤害了孩子,刘玉红有些疑惑。

刘玉红说,“只要孩子还在,她能自己养活自己就好,如果谁见到她,拍张照片给我,看看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老人说自己和老伴都患癌症,也活不了多久了,只要孩子还在,确实还在德国,自己死了也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截至发稿时,

又有两位身在德国的大连老乡

联系上了本报记者,

表示会尽力提供线索,

并且就现有线索进行核实。

本报也会进一步关注寻人进展,

解开谜团。

来源:半岛晨报、39度视频首席记者张锡明

往期精彩推荐:

各国驻中国大使馆
点击查询:各国驻中国大使馆

原创文章,作者:出国签证咨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信达联合签证中心http://www.517ctrip.com/3084.html

联系我们

国内24小时咨询:

400-778-9982

境外电话咨询:

17743110941

QR cod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