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速递

留学德国17年无音讯,女儿啊……你妈快不行了,你在哪里啊

摘要:女儿失踪的话题是两位老人心中解不开的结,面对往事,曹肇纲忍不住老泪纵横,哽咽道:“已经不再对女儿回来报有希望,知道女儿是生还是死就行,要不然都闭不上眼。”

“女儿啊,女儿啊,女儿啊……你妈妈快不行了,你究竟在哪里呢?我们有生之年就想知道你还活着吗?”旅顺口区长城街道曹家地村70多岁的村民曹肇纲、刘玉红夫妇每天叨念最多的一句话,因为女儿17年前尚未从辽宁师范大学毕业便去德国留学后,至今杳无音信。

曹肇纲的独女叫曹茜,出生于1979年。时间拨回到20年前,1998年,一向成绩优秀的她考入辽宁师范大学,大三时,向往国外教育制度的曹茜通过出国留学机构办理了留学德国,一直靠土里刨食儿供养女儿上学的曹家也东挪西凑地攒了首期的7万元,曹茜出国时大学尚未毕业。

女儿曹茜刚到德国留学时,偶尔还和家里联系,没有中断音讯,但时光转移到2003非典那一年,曹肇纲就再也没有女儿的任何音讯,两位老人却成了“祥林嫂”,依然不敢面对女儿已经失踪的事实,两人现在身患重疾去日不多,临闭眼前就只有这唯一的“牵挂”了。

留学德国17年无音讯,女儿啊…你妈快不行了,你在哪里啊

“因为孩子从小比较优秀,我们没有什么压力,不过沟通也比较少,她的内心世界我们家长并不了解。”曹肇纲这样回忆。

女儿曹茜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后考进大连市第五十四中学(现名:旅顺高中)就读。曹肇纲一直珍藏着女儿上学时的奖状和竞赛成绩,尽管已经褪色,张张奖状证实了女儿往昔的骄傲和辉煌:“1993年在第四届全国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的决赛证、旅顺中学1996-1997年期中考试理科第五名、日语单科第一名的奖状……”1998年,曹茜入愿地考入辽宁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专业。

大二时,曹茜和父母谈起要出国留学,为了让优秀的女儿出人头地,曹肇纲举全家之力,又向周围的亲友举债,终于凑够了7万元,通过中介机构申请出国留学德国,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曹茜眼中,出国留学,可以开拓自己的眼界和视野,而且在地域文化有差异的国家学习和生活,也可以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和人文底蕴。 2000年,曹肇纲怀着一颗复杂的心情把女儿送到了异国他乡。出国前,曹茜和家人最后的两张合影至今还珍藏在曹家的相册里,照片里,一头短发的女儿搂着爸爸妈妈,亲昵地依偎着,眼里充满着对未来的渴望。

曹肇纲回忆说,“女儿初到德国时,先在柏林读了两年语言班,之后到明斯特的预科班补习了一年文化课,而后才进入汉堡大学修习德语语言文学专业。”

从2000年到2003年,曹茜一共给家里来过两封信,老夫妇也给女儿回了信,但最让曹肇纲后悔不迭的是“两封信”的地址均已遗失了。曹肇纲依稀记得第一封信主要内容是:曹茜勤工俭学在外打工,但是老板压榨她,扣她工钱向父母诉苦。第二封信主要内容是她为了尽快完成学业,除了选修本年级的课程外,还跨年级修习高年级的课程。曹茜最后一次跟家里通电话大约在2003年,正值非典,之后,她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

在父母眼中,曹茜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从来不惹父母生气”。在失联之前也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所以“抛弃父母”一说曹肇纲夫妻坚决否认。

坎坷寻女

十几年间,曹肇纲夫妇二人通过亲朋好友和曹茜的同学帮忙联系,得到了很多不同的说法。

有人说通过德国驻华大使馆得知,曹茜过得挺好,但是没有联系方式,而且外国的法律里没有强制要求赡养父母的条款。也有人说她已经加入了德国籍并且已经结婚了等等。

但曹肇纲夫妻认为,上述说辞都是让其放弃寻找女儿的安慰话。“中国只承认一个国籍,如果加入了外国国籍,那么曹茜在中国的户籍信息应当被注销了,然而她曹茜的户籍信息被注销是因为一直也没有更换二代身份证,所以推测女儿加入了德国籍的说法应该不成立。”

2018年2月,曹肇纲想申请政府关于计划生育家庭独生子女死亡的补助。旅顺口区长城街道曹家地村委会工作人员辗转在网上找到了驻德国汉堡总领馆的邮箱地址,并再一次将求助信发送了过去。经总领馆工作人员查找,也没能联系到曹茜,大使馆只找到2005年曹茜在德国时使用的电话号码,但是此电话已经失效,大使馆建议在“德国当地中文报纸刊登寻人启事,或者通过国内公安部门通过法律程序请求德国警方调查曹茜的情况。”

曹茜已经失联十几年,再加上曹肇纲丢失了女儿曾经来信时的地址,故而没有按照总领馆的建议在德国当地寻找。

留学德国17年无音讯,女儿啊…你妈快不行了,你在哪里啊

“这些事根本不敢想,也不敢面对现实,但是我们很明白,如果真的人还在,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女儿如果在,应该能看到,如果心系父母,终有一天也回来的。”

更加不幸的消息接踵而至,唯一的女儿杳无音信,曹肇纲夫妻二人接连罹患癌症等多种疾病,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想了解到曹茜近况的愿望愈发强烈。

上周,本报记者去曹家地村采访,曹肇纲的老伴患乳腺癌,满头白发,长年躺在病床上,床头上摆着速效救心丸,家里人说“今年抢救了好几次。”同样罹患肾癌的曹肇纲一边要照顾病怏怏的老伴,另一边还要伺候樱桃园自留地。

女儿失踪的话题是两位老人心中解不开的结,面对往事,曹肇纲忍不住老泪纵横,哽咽道:“已经不再对女儿回来报有希望,知道女儿是生还是死就行,要不然都闭不上眼。”

来源:半岛晨报

往期精彩推荐:

各国驻中国大使馆
点击查询:各国驻中国大使馆

原创文章,作者:出国签证咨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信达联合签证中心https://www.517ctrip.com/3073.html

联系我们

国内24小时咨询:

400-778-9982

境外电话咨询:

17743110941

QR cod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